2020-10-28
技改!技改!“国窖只有3000吨产能”之说被打破

多年前在业界广为流传的“国窖只有3000吨产能”的说法要被打破了。而急于打破这一既定观念的,正是泸州老窖自己。多年前,依靠这一“产能稀缺”的固有概念,加上“明代国宝窖池”的价值叠加,国窖1573的身价扶摇直上,足以与飞天茅台、第八代五粮液比肩。如今,在茅台、五粮液纷纷扩产、提高主力产品产能规模的时刻,泸州老窖自然不能在这一跑道落下。不过,要打破“3000吨产能”,提升国窖的市场基数,泸州老窖需要面对的,不仅是固有概念的桎梏。01头部名酒的扩产大赛新一轮集中分化的大潮中,头部名酒的份额越来越重,不过与之伴随的,则是产能的供给问题。10月15日上午,茅台例行的生产·质量大会在茅台集团召开。这次会议透露,2020年度,茅台酒产量突破5万吨大关,实现优质稳产。据称,每年出厂的茅台酒,只占5年前生产酒的75%左右,剩下的25%左右,有的在陈放过程中挥发一些,有的留作以后勾兑酒用。75%的基酒比例,再加上勾兑老酒10%左右的比例,理论上,茅台可销售量为5年前基酒产量的85%左右。根据茅台方面此前的行销计划,2020年,茅台酒计划销售3.45万吨左右。相较于2019年计划销售3.1万吨,多出了3000多吨。五粮液方面,其高层也曾表示,今年高端产品产能将达到3万吨左右。这两家头部企业的产能都在3万+以上,但是在今年都纷纷走上了增产扩能的赛道。9月11日,茅台酒技改工程项目的18栋茅台酒制酒生产房试投产,预计每年实际新增茅台酒产能5200吨。新产能释放后,茅台酒的设计产能将达到5.6万吨,用以往数据对比,实际产能可能稍高于设计产能。据此前消息,茅台公司将设计产能提高到5.6万吨后,受制于上下游生产材料、环境保护等因素,此后较长一段时间内,茅台酒产能将不再增加。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10月15日晚间发布的第五届董事会第七十九次会议决议公告中显示,五粮液将启动12万吨生态酿酒项目(二期)配套设施工程以及517车间技改项目。五粮液的12万吨生态酿酒项目(二期)配套设施工程,建设内容为新建道路、排水渠及其附属工程,项目总投资估算约为3.15亿元;517车间技改项目,将新建酿酒车间及配套建筑、对老旧建筑进行风貌改造等,项目总投资估算约为2.9亿元。此前在2020年5月底举行的股东大会上,五粮液便对外公开了扩产能计划。五粮液谋求建设全国最大的纯粮固态发酵酿酒基地,实现22万吨优质原酒产能,与此相对应,其高端产能也将进一步扩容。位居前列的泸州老窖,同样在今年提出了扩产增能的计划,加大对高端酒的产能投入。02以中端产能置换国窖?业内人士表示,随着白酒行业竞争加剧,未来几年强势酒企对于技改、扩容的需求也将更加迫切。名酒需要大量优质基酒确保其在行业内的优势地位。今年6月,泸州老窖宣布,增加14.63亿元用于2016年投资74.14亿元的建设酿酒工程技改项目。因为建设期间材料费、人工费、土地价格上涨等因素,审核确认的项目设计概算为88.77亿元。增加投资后,项目储酒能力由30万吨提升至38万吨,厂房及酒库设计标准提高。据了解,该项目主要解决高端产品产量不足问题。高端酒产能一直是制约国窖1573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。泸州老窖推出国窖1573产品之初,为其赋予的概念即是“明代酿酒窖池生产的高端酒”。在2015年之前泸州老窖的相关宣传中,提及受到明代古窖数量制约,其国窖1573的极限产能不超过3000吨。在2015年之前,这样的概念与产能均能够对品牌产生足够支撑力。据泸州老窖2015年报显示,实现营收699亿元,其中高档酒类15亿元,占比22%。但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国窖销售数量的扩大,因古窖池数量不足而带来的产能问题日益突出。据了解,泸州老窖现有窖池中,100年以上的窖池仅有1619口(其中包括少数明代古窖池),50年~100年的窖池有5381口,30年左右的有3086口。国窖1573此前的基酒产量基本上来源于100年以上的老窖池,所以产量就显得尤为缺少。百年以上窖池除主要供给国窖1573,泸州老窖方面还据此开发了“百年窖龄”系列,相信这一系列也分走了部分百年老窖池的产能。在百年老窖数量有限、短期内无法大幅增加的情况下(需要时间积累),如何扩大国窖1573的产能就成为了一个重要问题。泸州老窖2019年158.16亿元的营收中,高档酒类占据85.95亿元,占比54.35%。高端酒的带动作用明显,但是产能不足的矛盾进一步扩大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泸州老窖方面表示,公司提升高端酒产能是在新建窖池后,将用于生产中端产品的老窖池置换出来,专注于生产高端基酒。此外,公司还会通过老窖池改造增加一部分产能。03一面是增产诱惑,一面是市场选择泸州老窖的增产扩能计划,一方面需要打破原有概念桎梏,另一方面,还可能面临消费市场的反弹。“关于1573的产能:目前通过技改和产品结构调整,可以把部分原来用于其他产品生产的老窖池产能置换出来。加上前几年行业调整期储存了一部分基酒。因此,1573产能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。”在回答外界探询的时候,泸州老窖方面的高层如是回应。按照一部分业内人士的观点,认为早在数年前国窖1573就已经超过了年均3000吨的产能。结合泸州老窖已经发布的消息,可判断国窖1573产能提升来自于这几个方面:首先是历年的基酒留存,目前国窖1573的基酒储备超过2万吨;其次是酿酒工程技改项目建成投产后,原来生产各种等级基酒的老窖池可以置换出来专门生产国窖1573基酒。泸州老窖方面在今年6月公布的消息显示,通过技改项目,将新增7000个窖池用于生产中低端产品,而将现在用来生产中低端产品的老窖池集中地投入到生产国窖1573上去。对于高端白酒而言,不同窖龄的窖池优级品基酒的出酒率不同,百年以上老窖的优级品基酒出酒率较高,50年窖龄以上的窖池能产出20%~30%的优级品基酒,20年~50年窖龄的窖池只能产出5%~10%的基酒,20年窖龄以下的窖池几乎很难产出优级品基酒。根据外界的测算:50年~100年窖池年产1.2吨优质基酒,30年窖池年产0.6吨优质基酒,总量就为8308.8吨,再加上100年以上的窖池年产3000吨优质基酒,则未来的优质基酒年产量为11308.8吨。这就意味着,国窖1573的产能将由过去的不足3000吨,快速提升至万吨左右。不过外界质疑,由“明代古窖概念生发的国窖1573”是否相符?对此,有业界观点认为,国窖1573的名号更多来源于对明代酿酒文化的传承和纪念,并非将其限定于“明代古窖”之内,作为头部名酒,国窖1573只要通过扩能计划,保障优质基酒的出酒率,即可保证国窖1573的品质。如今,在产区表达、品质表达的语境下,不仅有川酱、贵酱,在北方最大的酱酒产区——以云门陈酿、古贝元、景阳冈赖茆、祥酒等为代表的鲁派酱香正在崛起,掘金酱酒这一“富矿”。2020年,从香型集中度看,茅台引领下的川酱、贵酱企业南下、北上,就是要提升产区影响力,提升品牌影响力,为品牌赋能,扩大品类的影响力,提升品牌的溢价能力。君品习酒体验馆、国台、钓鱼台等酱酒体验馆就在我们身边。“利用云门酒业的云门酒道馆,还有云门酱酒品鉴生活馆,主要是为营销嫁接B、C两端,为B端的经销商赋能,为C端开展深度的体验营销。2012年,云门酒业在宋城打造了第一个酒道馆,目前,我们在全国各地已布局规模以上的酒道馆37家。”山东青州云门酒业(集团)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唐树林对酱酒体验馆的解读,也是众多酱酒品牌接触消费者,让消费者先喝起来的初衷所在。对此,北京卓鹏战略机构创始人田卓鹏指出,新零售是一个超级风口,是酒业的风口,解决了人货场的问题,是以消费者为中心,构建数据化赋能的泛零售形态,就是门店+社群+新技术,线上、线下都要离消费者很近。钓鱼台国宾酒业公司总经理丁怀远表示:“目前,赤水河流域大大小小的酱香型白酒企业已经开始重视市场、关注市场、学习营销。通过策划营销机构的帮助,慢慢地走向了市场。”可以预见,在酱香型品类市场集中度提升的同时,头部产品的竞争也将愈发激烈,酱香风口之下,千元价格带的高端、次高端卡位争夺不可避免地陷入鏖战,谁将C位出道?市场会给出答案。

编辑:赵鑫